喜吃麵包餅
雜食動物
隨便放文放東西的號

© 喬琦佩裡維
Powered by LOFTER

【安清】彆扭

論如何哄一隻傲嬌彆扭的清光



入夜時分,大和守安定大阪城挖地回來了。

留守本丸的加州清光聽同去的博多說,安定隊長抱著受傷的新刀清光去了手入室。

加州抿了抿薄唇,沒有說什麼,只是把端在手裡的花見糰子塞給博多便轉身走了。


加州清光滿級之後,審神便很少派他出陣,一般都是即將滿級的安定帶一隊出陣、下地,訓練新刀。

新刀清光就是上次下地由安定撈到帶回來的。新刀頗有些活潑,喜歡粘著安定,小尾巴似的跟著安定轉來轉去,而審神也有意讓安定帶帶新刀,經常把他們綁定在一起出任務,在外出陣,在家內番。

加州把一切看在眼裡,他很了解那個跟自己長得幾乎一摸一樣的加州清光,看他一副清純懵懂的樣子跟安定站在一起,笑著討拍的伎倆,就氣不打一處來。同為河源之子,有些事,他們天生意外地非常懂,即使是新刀也好。也就是說,那個傢伙故意地,勾搭他的安定。

那安定你,是不明白,還是裝糊塗?


安定一直在手入室陪著新刀清光,重傷之後新刀有些發燒,經過治療后一直在昏睡,迷迷糊糊握著安定手不放,直到深夜才安穩熟睡。安定抬手摸摸他的額頭,已經不那麼燙手了,才放心下來,輕輕抽回被緊握著的手,這一次沒有被捉回。

整個本丸沉浸在睡夢裡,四下分外靜謐。安定放輕腳步,緩緩拉開寢室的紙門,踏進去關好門,一回身正撞見黑暗中清光瞪得雪亮的眼睛。

“嚇我一跳!”安定拍拍心怦怦亂跳的胸口,坐過去挨著清光坐在被鋪上,抬手去捏他的臉。

“怎麼還不睡?”

清光一偏頭躲開了,“你在手入室呆那麼久,都幹嘛了?”

安定放下尷尬地舉著的手,“新刀重傷,是我的責任,所以……”

“所以需要你陪到半夜三更的?真是體貼的隊長呢。”清光挑著上揚的尾音說完這句,安定終於察覺到他生氣了。

遲鈍如安定並不知道清光為何對自己生氣,但他想到審神曾對他說過的現世年輕人相處的訣竅,親親抱抱舉高高,一切就都好了。

於是他摸過去,雙手搭在清光肩膀,撅起嘴巴湊過去瞄準了清光抿得緊緊的薄唇。

即便是黑乎乎的斗室裡,清光一流的偵查可不是蓋的,迅速後撤的同時抬起腳,一腳把無防備的安定踹到另一個被鋪上去。

“嗬”傲嬌也要有個限度!加州清光!

安定一躍而起,拿出真本事,一閃瞬間移動到坐在被鋪上的清光身前,就著他曲膝的姿勢,把手伸過去一撈。

加州清光還未來得及反應,身子已經騰空,以公主抱的姿勢被安定舉了起來。他眨眨眼,然後看到大和守安定的臉極速貼近,近到看不清楚,然後他的嘴唇被牢牢吸住。

大和守安定閉著眼睛用力地吮吸清光的嘴唇,感覺到他的手臂不自覺地摟上了自己的脖頸,身體也漸漸放軟了,最重要的是他無瑕在說出自己不想聽的話了。

親親抱抱舉高高,果然有效,大和守心想,審神太英明了!


fin

肝玉好難啊!恐怕無緣物吉小天使了😞

评论 ( 3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