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吃麵包餅
雜食動物
隨便放文放東西的號

© 喬琦佩裡維
Powered by LOFTER

【ka】open my mind

一年生ka同人

一發完結甜餅短文




Arthit洗好澡,捧著毛巾擦著頭髮出來的時候,Kongphop已經鋪好了床。

 

應該說Kongphop是個懷舊的人吧,為了兩個人在曼谷的小窩買的新床品依然是大學時代那種黑白配的一套,黑格子床單白色被單,一黑一白兩個枕頭,眼下黑色枕頭正被那個人枕在胳膊下。

 

Kongphop看著學長、哦不,現在應該直呼暖暖就可以了,看著他因為害羞漸漸白裏透著粉紅的臉頰,不禁也咧開了嘴角。

 

 

Kongphop畢業後把工作定在了曼谷,本來他要去清邁找Arthit,但是Arthit卻說他剛剛畢業,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工作不容易,而自己已經積累了兩年的經驗,換個工作應該不難,於是從清邁跳槽回到了曼谷。

  

Arthit很多時候像個小孩,需要別人在身邊照顧,可是在Kongphop的事情上,他卻比誰都上心,替自己考慮周全。Kongphop看著在清邁辛苦工作變成細胳膊細腿的學長,心裏真是被這顆小太陽給暖到了。

 

 

那顆小太陽慢慢擦幹了頭毛,柔軟的褐色前發垂下來,搭在眉毛上,一雙濕漉漉的無辜狗狗眼上目線地看著Kongphop,惹得Kongphop一下彈起來把他拽上床,裹進被子裏。

 

“終於抱到暖暖啦,以後都可以抱著睡啦!”Kongphop心滿意足地感歎一句,摟著Arthit的腰身,閉上眼睛感受他身體的溫暖柔軟。

 

“要叫哥!”小名簡直就是自己的軟肋,Kongphop 一這樣叫自己Arthit就受不了,這會兒整個人都害羞地紅透了。

 

“親愛的,睡覺了。”Kongphop偏不如他的意,現在的暖暖當然不會再像當教頭那時候官大一級壓死人,可是偶爾也會仗著自己是哥而耍賴,這時候就必須拿出比他更耍賴的樣子,才能讓他束手無策。

 

被搞到沒辦法的暖暖無奈的小表情最可愛了。

 

被Kongphop摟著很暖和也很舒服,很快Arthit便睡著了,Kongphop悄聲對熟睡的Arthit道一聲晚安,也安然入睡。

 

 

 

誒,是夢麼?

 

Kongphop看著自己身上的高中校服,疑惑道。

 

豔陽如火,Kongphop的高中要開夏季室外音樂會,邀請了幾所兄弟學校來贊助表演。

 

高一的Kongphop被學姐塞了門票,要求必須到場,沒太大興趣的他買了瓶水,在集合了許多學生的露天舞臺下來回逛,打算等燈光一暗下來立刻走人。

 

音樂會開始,燈光變暗,Kongphop正打算擠出人群回家,卻被耳畔傳來的一陣疾風驟雨般的鼓點定住了腳步。

 

他回過頭循聲望去,會場中間高搭的舞臺上,是請來的兄弟學校的樂隊在表演,吸引他所有目光的是舞臺稍靠後的位置上那個穿著白T恤揮舞著鼓棒全力打鼓的男孩。

 

那是一首快速激烈的曲子,男孩全身都隨著鼓點律動著,手腳配合完美,密集的鼓點配合旋律,氣勢非凡,頓時high翻全場。

 

男孩子看著台下露出微笑,不時還吐出小舌頭耍個帥,鼓棒在他手裏靈活地舞動,時不時還旋轉一圈,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左耳上一顆小小的耳釘反射著舞臺上炫酷的燈光,像顆黑暗中指引方向的小星星。

 

Kongphop不走了,索性站在原地盯人,盯緊那個抓住他注意力的那個人,欣賞著他帥氣的演出。

 

演出結束後Kongphop跑去後臺找人,可是人早就走了,連名字也沒問出來,就這樣,Kongphop跟他的暖暖推遲相遇整整兩年。

 

 


現在又是什麼?Kongphop意識到自己又來到了一個新的場景。

 

他看著街邊的玻璃櫥窗,裏面一個穿著衛衣的小男孩呆呆地跟自己對視著。

 

這是我小學一年級啊,Kongphop想。

 

“要喝什麼?小朋友。”櫥窗裏的阿姨笑眯眯地問自己。

 

Kongphop發覺自己正捏著零花錢站在賣飲料的店門口。

 

“哦,我想要……”

 

“哇!……”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響亮的啼哭。

 

Kongphop回頭一看,一個梳著乖乖童花頭的小男孩,大概和自己差不多大,站在自己身後抹著眼淚哭。

 

這也是Arthit啊,那雙標誌性的雙眼皮,還有愛哭的德行,不是他是誰。

 

“你哭什麼?暖暖。”Kongphop問他。

 

“你怎麼知道我叫暖暖?”男孩揉著眼睛,打著淚嗝反過來問道。

 

Kongphop忍不住笑了,這樣子的暖暖太可愛了啊!他走上前去替他抹著眼淚,柔聲哄道“別哭了,不哭我給你買東西喝。”

 

“嗯,媽媽給我買飲料的零錢被我搞丟了。”Arthit漸漸止住哭泣,跟Kongphop說道。

 

“我請你,你要喝什麼?”Kongphop問完,突然若有所悟。

 

“我要粉紅凍奶。”

 

果不其然,這習慣是從小培養的啊!

 

用Kongphop的錢順利喝到粉紅凍奶的Arthit紅著眼圈笑了,Kongphop還想跟他說點什麼,比如你要記住我、將來當教頭了不要欺負我;別被別人拐跑了、長大了直接來找我之類的話,可是Arthit的媽媽已經找來了,領著小Arthit離開了。

 

 

撲通撲通,心跳聲清晰起來。

 

從夢中驚醒的Kongphop,看著眼前跟自己臉對著臉睡得正香的Arthit,他嘴唇撅撅的,總是翹起一個弧度,像是在索吻。

 

Kongphop也就順著自己的心意,將自己的唇貼合了上去。

 

 

 

原來,在我的生命中,上天給了我三次愛上你的機會,最後一次我終於抓住了。

 

Arthit,我的暖暖,抓住了就永遠不會放手了。

 

 

 


fin

 


评论